艾赭字

南极挖冰狗🔨

但愿出乎坎井

舞会围绕无名巫师奔流

试图囤囤我的拙劣oc!

这个短短短短片段是关于一个命途多舛小巫师。在一次远征当中,该国王子发现了他。而像很多王子一样,这位王子也爱好敛藏刀剑。

  Summary:费文克斯·诺文在王城盘桓了足足两个月,却似乎未获重视。他认为,这种处境应该为他在舞会上莫名生出的妒意负责。

  他和王城的交情还不深,不足以叫她赏赐他以她的一位女儿的双手。所以,他被迫站在铜冠厅的一角,身边是那些被世界贬斥、苍白得有类幽灵的老人。一些烛火被有意熄灭了,余下的模仿星星,彼此遥望;它们把黑夜从皇宫窗外邀进来。黑夜入座时,音乐应时响起,拍打宫殿四壁。

  一位淡紫色的姑娘得到了王子。她的栗色秀发仿佛烟雾,在玫红的两颊边弥漫开。乐声的海洋鼓胀起来时,他目击一起恶劣的逾矩——王子的手臂在她的腰间收紧。这些像投落的珠子似地撞上彼此的年轻男女,他们在舞蹈中忽然被卷进全无来由的巨大哀惘,他们的圆臂相摩时感到奇异的火热。栗色头发的女孩也一样,隔着不短的距离,隔着老人中间的咳嗽和絮语,他也能看见她——几乎痛苦地试图在旋转中偎紧她的金发舞伴,好像他们是那些在沉船之际彼此托举的人,正共享海水的凄冷。他想,她为什么不知道?音乐之下,她的魔力和情意——此时映在王子的绿眼睛里——窃自别人。窃自已死的作曲人,窃自他心脏的花房里安睡着的女人,窃自这白头老人苦苦收集又细细灼尽的所有爱情。

  (费文克斯贸然挤过一群雕塑般的老妇,为了让眼睛咬紧这一对。)他的头脑像冰冷的木地板一样清楚无碍,因此他直接冲进了音乐的真相,冲进跳舞的人看不见的月光荒原,面对着它的创作者那颗哀悼的、迎光流泪的古代头颅。但是这并不让他得意。因为音乐仍是美丽骄横的,以它的凌驾之势,让他心慌意乱——这就像一种已死的古魔法。他从来不曾有幸在音乐里面浸泡过。他离开凯奇城,过着油渍、马鞍、掺水苦酒的生活。他那些稍微值得存留的回忆全仗自己提炼,捡拾原料,从老佣,从强盗,从流浪儿。优秀的巫师擅长提炼,锻炼出他们提炼本领的生活则是苦口的生活。情形在这里则大不相同,乐声带着它全部的美轰然泻落,慷慨无比。这是因为贵族们把乐曲作者、他的造物和他的演奏者、招魂人都困在了自己的殿堂内,保证音乐供应充足。他们的耳朵像酒杯——斟满啊,喝啊,以为自己主有了乐音的精华。然而乐音实际上主宰了他们,他心说。你们,他看着年轻男女——其中有微笑的王子——说,表演着欢乐、盛情、淡绿的青春光景,正像那作曲人那最初的演奏者计划的一样。你们是他笔下描绘的年年周行的四季、年年赴约的鲜花,被他用来衬托那唯一的、片刻的宝贵。但那宝贵在今天的你们之中缺席。他远远端详着王子:他的笑容沉浸吗?他知道他正在扮演乐曲的棋盘上一个稍稍高贵一毫的棋子吗?

  王子或许会成为国王。今天,他在眩晕的人群里耐心地和他们一起旋转。或许将来,他会拥有以自己为主角的史诗。它的乐声响起时,那些众人仍会旋转。但他将成为唯一一个伫立不动的人,伫立,为他自己狂喜或哀悼。

  可是今天、明天,在你头发发白之前,在你王冠磨损之前,你仍要扮演作曲家或其他先知的木偶,在他的音乐和诗篇里跳舞。这是对年轻人的欺凌。可是,假如你的舞伴是我,我们将不再在乐曲的马蹄下跳舞。我们将跃到它的鬓毛顶上。或许我会让你想起你是谁,你的命运——和那荒野中匿笑的、掌控一切的作曲人同等沉重辉煌的命运。

  一支又一支舞曲。只要你愿意,你的王国和此前的王国,它们的历史,都可以讲述为一支又一支连缀的舞曲,在日复一日的宫廷里。然而舞曲进行的同时,别的命运在石墙之外发生。海妖在等待一个女孩化作泡沫或者一个男人流血。十一只野天鹅在一颗又一颗石化的心儿之间长途飞行。变成了天鹅的女孩在溺毙。现在则是我——你曾在谷底藤萝阴影下触碰我的肩膀,你残酷地用眼睛灼烧我的皮肤。我在舞厅边缘的放逐地,握着袖中魔杖晃荡时,错觉到:我就是你——你和淡紫色姑娘——这支舞曲外围、背面、暗处的命运。

 

  舞会结束了。有人从背后向他走来,手臂微微打开。他们年轻的王子欢迎一切恋爱、恋爱的胞姊胞妹、恋爱的仿制品和代用剂。然而——他想,他担忧,心脏带着潜行时沾上的沙土和刮伤而震荡——他曾经逃到月光下的荒野,和悲剧的书写者面对面。那里,他咽下了无数乐曲里、乃至他们未来的诗篇里的恐怖命运。一段日子以后的一天,年轻的国王握着他的手腕劝他收回后撤的脚尖,稍稍靠近一点。忧虑,那时,扳着他逼他自问:什么神灵会允许噩运的预言家拥有恋人?什么青年人会甘愿久居在大火啃噬后的房屋里?

 

拨开暮霭,拾得寒星。

  读了七鸠太太的《屈原种植》,心情热胀难捺,斗胆配图了。也算以比较感性的方式录下我的读后感。
  希望大家读读她如何在冷峻荒诞的情境下重树一种光辉,如何挖掘出寒洌星光的温度。

  原文评论区的讨论也震颤我双眼——我是一个自觉亚文化身份和(孱弱的)文化身份矛盾深重的人,这个故事、这些话把我向这个问题又推进一步。关于对诗人的揣测是否"恶意",我能想到的一个标准是:我们谈论他和他的爱时,是否基于他是一个灵肉完全、不容亵渎和解构的  人。读古书时见文不见人,我曾以为这是我的一种心灵残疾。但是近来我发现,这也许是一种可以医治的残疾。

捂脸艾特 @七鸠 并发出迷妹暴风哭泣

噢 对了,离骚书法是网源素材,我知道隶书时代错位了555……作者是[元]吴叡。

【安利】我们为什么要喜欢屈原Q&A❤️

   冒昧转载了  为了人格和诗都过分美丽的屈子和才情一流的七鸠老师5555!
   希望大家读读这个入情入理还可爱的安利!
 

七鸠:

#等不及端午节了!新的一年!新的屈〇!


#因为九歌九章,所以写九个粗浅的科普安利!放心没有繁冗的考据!


Q1:屈原死太久了,他到底谁啊。


    屈原,芈姓屈氏,名平字原;自名正则,字灵均。楚人。今湖北宜昌人。曾经担任过楚左徒三闾大夫。一生两次被流放。秦攻破郢都,流放中的屈原绝望之中抱石自沉汨罗殉国


Q2:  他帅不帅?!课本上他是个画风抱憾的老头子!


    他……就是个老头子!不过到老了都是小妖精!请脑补郑少秋。而且他年轻过啊朋友!


    我的爱豆,在《离骚》开篇就干了自报年龄这种傻事……所以就有许多前辈大家根据古历法进行推算。笼统说,死亡时他的年龄应该在61-65之间。


    根据屈原作品、人物御龙图、楚国服饰及审美来看,他的形象大概是这样的:瘦长细腰,华服曳地,戴高冠,佩长剑,系美玉。博学多才,刚正不阿,孤高激烈。他在各个方面对美的追求,保持了一生。


    无图说P,请看我大楚审美:马山一号楚墓出土绣品(约屈原同时期)(图源中国考古网)




Q3:屈原是同性恋吗?听说他和怀王是一对?


    不是。いいえ。Nope.


    没有史料和出土文物能证明他是同性恋。他也没殉情,他自杀的时候怀王都凉透了。说他爱楚王所以决定去世的,请熟读并背诵《离骚》,我下周检查。不过稍微脑补脑补、暧昧暧昧,我觉得也无可厚非,毕竟是他开了以夫妻比君臣的先河,这是我爱豆自己作的。


    其实非要说的话,我觉得比起怀王,他更爱彭咸(doge脸)。有事没事就在夸他、念叨他……我真嫉妒彭咸……




Q4:屈原很弱鸡吗?我听说他是文学弄臣,除此之外啥都不会。


    很明显,散播他是弄臣的人,可能连屈原的百度百科都没看过,赶快拉黑他/她/它!侮辱历史人物,举报了!


    我知道这个观点来自哪里,说屈原是宫廷小丑,供王娱乐。那篇文章漏洞百出,其反驳的文章很多,结果只有谣言臆想越传越广。


    一个内外政兼修的政治家,一个影响文坛几千年的中华诗祖,一个效法吴起意欲变法图强的改革派,非要说他只是文学弄臣的话,那我没有办法。“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更别提他作为贵族精通六艺。说难听了,连驾照都比某些人高级。除此之外,部分学者认为,他可能有巫师的身份。巫师在楚国的影响力和地位不用我说了。昭佗死之前还一边工作一边叫贞人算命。


 


Q5:屈原家族很弱鸡吗,背景如何?


    很多人喜欢很热血地喊一句“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句话其实有争议。我个人同意这个“三户”应理解为战国时期三大楚王族:屈、景、昭(多好的玛丽苏主角姓氏素材!)。景氏和昭氏是战国时代的后起之秀,而屈氏源自春秋时期的楚武王,老牌贵族。春秋时期的斗氏、蒍氏等全都衰落了,其他的养氏、黄氏等相对弱小。可屈氏几百年一直在最高权力层有一席之地,所以不得不说屈氏家族是很有实力的。


    不过到了屈原时期,楚国昭景二族有令尹昭鱼、昭阳,大司马昭滑,左尹昭佗,大臣昭雎、景鲤、景翠、昭盖等等。于此同时,屈氏只有将军屈匄,左徒屈原和大臣屈署。屈匄别提多惨了,被坑了,丹阳之战兵败被俘(一说被杀);屈原被花式攻讦、流放;屈署不好意思他存在感微弱,只当过一次使者。所以很多人认为,屈氏家族在楚怀王时期很可能处于下风,屈原没有强有力的家族后盾。


    也有学术认为此刻三族互相制衡,不存在屈氏独弱。我在此不采信。


Q6:我听说屈原不存在诶,很多楚辞也不是他写的。


    别拦着我我要砍死这帮……不,我要冷静。


    好的我冷静下来了。我们总结一下这些近现代大家的“考证”的话,会发现屈原的作品只剩下了《离骚》、《天问》和部分《九章》。到最后,胡适等人干脆认为屈原不存在,是传说。也就是说,全楚国人上下串通一气,编了个叫“屈原”的出来,把他的事迹拼凑,再找了许多风格相近的爱国文章辞赋,硬说是屈原写的。很多媒体人为了博人眼球,把“屈原不存在”拿来大书特书,影响恶劣,其心可诛。


    很多思潮言论受限于当时特定的时局背景,并且论证大多十分偏颇且难以自圆其说,比如胡适的《读楚辞》就饱受批评。如果因为屈原内容太简略就否定《史记》的话,那里面没几个人是真的;胡适认为忠臣观战国不可能有,理由是我想很可以成立其余观点按下不表,论据几乎全是大概我想。最后竟强行说,因为后人给《楚辞》解读太过,所以我们必须通过推翻屈原的存在,来品味作品本身。至此,我浑身颤抖,差点骂娘。


    故而我个人在此并不采信,不光是出于个人情感。人是自大的,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便会觉得不久前的先人只是类人猿,就像天外不会还有天。我看过一个很爽快的说法:司马迁出生距屈原100多年,我们距离胡适出生一百多年。由此可知,胡适不存在。


    我并不能阻止别人说屈原不存在,更何况,屈原的人格魅力和精神也并不是在于他的文章是谁写的。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长江万古流


    就算他的存在都被抹杀了,屈子之志,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Q7:你说了这么多,可是《楚辞》好难,不想读……


    不难哒~!我保证!


    首先《楚辞》并不全是屈原的作品哦。我觉得《楚辞》难的映像,都是一些胆小的人以讹传讹所致。于是大家还没读呢,就已经有了《楚辞》很难的错觉。字词可能会比较生僻,但是都有注释,而且内容都非常好理解,尤其是屈原的(咳咳)。充满美感,想象瑰丽,感情真挚,私以为读了延年益寿,强过保健品(bushi


    我其实非常鼓励大家去听《楚辞》的谱曲、朗诵作品,如亚洲爱乐乐团及诸多古风歌手(虽然我知道有一些句子都唱错了)。除去《九歌》本身就是祭祀曲之外,歌唱和朗诵的形式某种程度上能方便更快地理解和代入《楚辞》世界。


    女性题材请先试读《九歌·山鬼》、《九歌·湘夫人》,战争题材请试读《九歌·国殇》,哲学系朋友请读《天问》,老饕请读《招魂》,农业致富经请读《九章·橘颂》。


 


Q8:你说《楚辞》不难,有美感,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他被过誉了。


    赞美屈原的人太多,不如拿我自己做例子吧。


    开始注意屈原是因为《九歌·山鬼》。彼时我刚给渣男耍了,然后就在手机里看到了这一句——“君思我兮然疑作”。我那天回宿舍,读着《山鬼》,哭了一路。我怀疑屈原副业是妇女之友,所以才能对女性情感的描摹几乎入神。


    喜欢屈原是因为一句“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试想一下,秋日暖阳里,我们站在苍翠树下。抬起头,纯白的花瓣就纷纷扬扬落了一身。


    爱上屈原是因为一句“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我没什么好说的,这句话实在是太美了。我太弱,没有能力阐述,每次一念到就会激动到结巴。因为这两句,我对《九歌·湘夫人》的热爱程度甚至超过了《离骚》。


    最后是被他感动了。请您出声读一读这些句子:虽九死其犹未悔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虽体解吾犹未变首身离兮心不惩宁溘死以流亡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我可以说上一天一夜。


    他一次次地表明心迹,一次次地呼唤君王,哪怕得不到回应。他不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扶摇直上,可是他是屈原,他做不到,他就是要在世事的泥潭里拼命挣扎。


    我从未见过如此美好梦幻的文字世界,我愿意一辈子沉溺其中……而且他的文章真的颜值很高啊!


    始于人品,陷于才华,忠于颜值。我是伪粉了。


 


Q9:太严肃了,看得我困,说点屈原好玩的事情?


    他可能就是有洁癖。


    我的“情敌”遍布古今,远到汉武帝、贾谊、司马迁,近到迅哥儿、Grandpa(和)Mao(谐)。


    根据先秦《日书》记载,庚寅那天出生的男孩喜爱华美服饰,而屈原确实如此。


    他喜欢花花草草(香的、美的那种),经常脑补自己是移动的植物园,其中某些描述非常像哪吒……


    他喜欢穿时尚潮牌,到老了也要漂漂亮亮。


    他是问题中老年,向老天爷问了170多个问题。其中包括:为什么泼粪可以驱邪。(其实民间真的有这种法术。)


    他有位叫女嬃的家庭成员,毫不留情,絮絮叨叨,指责屈原是个二愣子。


    他是第一个用夫妻比君臣的人,并因此被2300年后的人怀疑性向。


    他脑补自己向许多女神求婚,并一一惨遭失败。


    他喜欢橘子到爆。如果您去屈原墓的时候能给他带两个橘子,他和我都会很高兴的。


    ……还有许多,等您去发现:D


    最后抒情一下吧!


    在屈原的绝命诗《九章·怀沙》里,他最后说道“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


    我第一次看到“愿勿爱兮”的那一刻,忍不住放声大哭。他知道自己不讨喜,他知道别人讨厌他,他甚至也开始讨厌自己了。他曾经那么爱美,甚至可以说极度自恋。可到了最后,他却说这副身躯不值得爱惜。人人都说他是伟大的诗人,但我想在他自己眼里,他可能只是个悲剧的失败者。


    对比最早的《橘颂》和最后的《怀沙》,那曾经的喜悦就更加酸涩,那最后的绝望就更加深刻。在屈原表达自己感情的作品里,“喜”字只在他早期作品《橘颂》里出现了2次。从那之后,他的生命就充满了苦楚与悲怆。


    我仿佛能看到一个容颜顑颔的男人微笑着摇头说:我实在是个不值得被爱的人。后来的人,你们莫要为我伤悲。


    这怎么可能呢。至少我做不到。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遇合之海(上)

     七月为了画明信片,把海底两万里重温了一遍,掉落一些摘抄和少许杂感,存个档。
     ⚠可能有Nemonnax滤镜!不介意请下翻。







                              
  我认为,凡翁的科幻故事精华所在,不外是一种由他平实详尽的叙述形成的、融合了知识与情味的氛围,以及借这种氛围传达出的理性精神。当然,这种信心满满的理性精神涵盖了自然和人文的广袤领域,虽然其深度可能有限。

  童年的我不幸错失结识Nemo和他的客人们的机会。初读海洋三部曲时,这个蹩脚读者正值十六岁。比起十六岁,现今的我驶离童年更远了,而孩童对于幻想世界,有感动和理解的特权;彼十六岁女孩,则钟爱着“爱”字,读书时虽有过度解读,亦有歪打正着。现在两种特质都离开了我。我更不热情,更不沉浸,只好勉力以求照常思考。

   现在潜艇抵达马尾藻海,摘抄本打开了。







●Nemo谈海:

"大海就是一切!它覆盖着地球的十分之七。大海呼出的气清洁、健康。大海广阔无垠,人在这里不会孤独,因为他感觉得到周围涌动着生命。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又神奇的生命载体,它只是运动,是爱,像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是无垠的生命。"
  "涌动着生命""是爱"——好恩培多克勒!




"这大洋不是真有生命吗?它不是既能发怒,也很会温柔吗?昨天,大洋像我们一样睡下,现在,静静地睡了一夜之后,它醒了!"
  ——知道是你的精神蓝本了。




"有人说,海洋是人的死界,对不可胜计的动物来说,它却是生天!——对我来说,海洋也是生天!"
   在他的境遇下,我以为Nemo很有对物我、天人齐以观之的潜质。他俯察海洋的生活,从中提取出物种间相依相伴的纯然关系,甚至来自自然的抽象的磅礴之爱——这种宽广的感知,同他的民族仇恨(Marx:本质是阶级矛盾)一定要开战的。
   我强调,"生命""爱"——是Nemo关心的东西,或也和书的背景和主题有隐约的丝缕关系。掂掂:他的人格是温热的。






●教授看他——

"我认为这种激情是他的一种美德。"
   是的,是共情力,恰是普罗广大的共情力。而复仇心又使他何其狭隘。太矛盾了,如火山生生扼灭在海底。
    跑题一句,尖尖写的Nemonnax,写到眼中含火山,切中我心了......!
   本句的上文,Nemo一番话,叹惋一位强人,使我有点相信他在酒神精神上和隔壁幽灵号船长对得上话。




"我是多么想不顾一切地去了解他的思想啊!我是多么想赞同并理解他的思想啊!"
  我认为,这种被美唤起的惊悸战栗和了解欲、对友好关系的盼望,就是Nemonnax关系的的主旋律,就是他们的生天和死地、钥匙和锁——到此为止了。
   另外第二句,"赞同"先于"理解",很微妙。我曲解一下,是——情先于理行动了。




"我最怕的是,离开‘鹦鹉螺’之前,计划暴露,被带到怒容满面的艇长面前。或者,比这个更糟,他不发怒,只是因我的背弃而伤心难过。"
  重读才发现这一句,十分命脉了。提问:为了背弃而伤心难过的Nemo是何时在Aronnax的视听、感知、心扉里形成起来的?
  我以为,同人创作上,与其拉开大幕后就直接搬出一种(由你塑造完毕的)工业糖精式的感情,探讨感情何由形成则更困难也更重要。






●散落的一些小小亮点
"我的大西洋——我喜欢这样叫它。"
教授真可爱。科学的脉管里每每滚动着感情,"无知的本质就是薄情。"




"我的畜群和海神波塞冬的畜群一样......"
"因为,时代的差别在死人的记忆里已经消失。"
"预言家普罗透斯/在海神波塞冬的卡尔帕托斯岛上。"
  新近发现,这是Nemo对我的一个触动点:他的学养,他的博大的奇情异想,他的生命为断层和疏离所砍斫后形成的姿态,共同形成一种好像神性的光泽。
  以及,他算是在自己身上部分地"克服了时代"。只可惜克服得不完全。




"(Ned和Conseil)形影不离。"
凡翁对他们情谊的发展,实在是略过不表。但这发展之大,很有趣也很有空间。




"您那位艇长"
  Nemonnax女孩重温兰师傅这个经典称谓,十分亲切了。
  诚然,从正经的阅读理解上揣度,称"艇长"是不想拂了教授面子,"您那位"又保留了自己的立场。很贴切——辛苦兰师傅了hh
  联系此前教授口中"我的大西洋",也可以揣测or 曲解,这个包含领属词的称谓,或许有意指: Nemo被包括在教授研究和偏爱的范围里。我笼统地坚持,同为narrator,Pierre和Nick(《了不起的盖茨比》)Humphrey(《海狼》)一样有一种注视人、宽容人、爱人的气力。






●最后分享教授给我的印象

  除了他在专业领域的学养和做学者的天资——对自然、人事,多一点情意;另有:
  他是经验十足的、通透的人。看他摆出博物学家的立场前,先娓娓道来同一件事在市民、妇女、异国人那里呈现的形状,一丝讽喻意思似有似无,很有趣。
  他对夸张不实有辨识力,并通过诙谐来复原了这扭曲。例子见对Ned种种情绪化表现的分析和对答(对不起可爱的兰师傅
   最后,如前文所述,对人的目力、包容力、探索的勇气。
  ——虽然,可能凡翁为了叙事效果而不是人物塑造,"强行"安给第一人称一些丰富度,并非有意点染他——但是这就是我开卷所见的教授, 毕竟是始终目视着人物的同人女孩啦










下半部分改天整理啦
是井蛙之见,希望船员们乐意和我唠嗑!

               

悬崖上的野餐

“  诺第卢西娅把自己平摊在沾着露水的发黄草地和秋日天空之间。天空的额头温存地垂下来,抵着海洋。海洋带着西西弗斯般的隐忍,一次又一次,冲撞悬崖。
   有些时刻看起来如此具有灵魂,如此独立,以致让人怀疑它们是不是天然的隐喻。仰卧的诺第卢西娅眯起眼睛,看上去十分安然,于是尼摩让我们悬崖上的谈话转了向,谈起莫里船长和米什莱,谈起海洋如何向人从隐藏到袒露再到闭合。我们的声音飘荡在悬崖之上,此情此景仿佛在试图透露,悬崖——灵魂间高峻的障壁仍然存在,但我们已经开始隔着它结结巴巴地对话,就像集市里那些被灯火映亮的年轻情侣,那些被热酒鼓动的苍老故交。”

是我的脑洞 一个《苏菲的世界》AU的场景……假如他们在文学世界还会相会!

草稿流唠嗑选手艾暴露了自己

(一张便条钉在这里,很薄,和这个纸质薄脆的艾相称。)
  我是艾赭字/艾子,不擅遇见,但是很高兴遇见您。艾赭字原是以前写的一个故事里的小叙述者,姑且把她的名字搬来自状,懒惰可见一斑。
  是大一中文系田园犬√

  ☆这里囤名著同人、垃圾原创,当然还有种种未知可能。

  ☆我爱嗑↓
海狼主角组。心尖上的故事了🌟
凡翁海洋三部曲。这片遇合之海可能以后还会巡航回来。
大悲。自己研读不精,声音软弱,就给精彩的挖掘演绎鼓掌吧。
还有楚平。如您所料,又是一个爱屋及乌 前后踟蹰的诗人迷妹罢辽(被拖出去斩首

  ☆蔬食饮水,吃肉会消化不良,盖因我对人、对爱,十分无知。(Who cares about your lonely soul??

p1是一些同人
p2是一些原创
寡闻如我,但愿出乎坎井,但愿反身而诚啦。

收到一片夏天,万点波光,两个可爱👦
Yeah!

清如鸢:

@艾赭字 的点图!!!
私心地幼化了嘘…………。
越看越不走心了我(脏话

是端午摸鱼
诗人建造世界,世界倒映灵魂。

在外环绕的角色是九歌诸神!随手私设,见谅😢

摸一条涸辙之鲋
 
  “你,我所完全归属的人,
  那能叫出我的真实名字的人
  并且永远对我微笑使我认识的人。”

感谢 @昀茜 美好的洞察力 让井蛙读到这首诗惹。

溯江

端午摘抄
楚辞,诗人,和井蛙的叽里咕噜

  端午的源起诚然众说纷纭,不必然属于屈子。但是姑且借题摘摘我读过的楚辞,它们是我高三期间洪流汤汤下的一根脊骨。
  至于鉴赏研究,各路辞典上都具备,且均有文有质。我浅薄不敢为,避重就轻。
  顺序是 离骚 九歌 九章 招魂。  所读有限,摘的是印象尤深的句子。

***离骚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木兰清洁鲜嫩,宿莽苍绿粗糙,是两种不同的精神。我们唯美的诗人揽过宿莽,可见一种“秀丽遒强”兼具的心。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忆青年时,神采飞扬。而且,惟一以贯之者,能在运作文字间鲜活地唤起昨天、预见未来。

◇滋兰树蕙杂芷,指培植人才。我们hzh姑娘,我实名制嫉妒她的美丽名字(

◇“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
民之计极,即人生的终极考虑。这一句有指导意义,通现代。木心聚聚:前见古人后见来者,是为修养。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曼曼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真理壮丽,人生壮丽,故有此态。我高考前几日心念“望崦嵫而勿迫”(临时念起,没有用

◇认真精细的比喻世界。诗人对待他的比喻体系,认真有如安徒生作童话。写寻求下界的美人而不遇,喻指求明君不得,即可;却又写出历史典故里这些美人的真实伴侣,哀叹“他们先我一步”,就是完全服务于比喻体系本身了。精细可爱。

◇“鹈鴂先鸣,百草不芳。”一个象征的标志,标志春天之死。觉得这个手法满罕见。
——内容上,悲哀。此句之后,写芳华香草变为恶木芜杂,很幻灭,然而没有抨击诅咒,叹息声气,又外露悲悯。

◇“芬至今犹未沫。”是诗人自己的小小花环,多可喜,多可悲。

◇“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
结尾反转反衬,突兀,深情之下使人无措。

***九歌

◇湘君
“桂櫂兮兰枻,斲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发现了东坡聚聚所唱的歌的化用!冰雪以状波浪,色泽与情感的温度俱在。第三四句仿佛类似《湘夫人》的异象之问,后者系忐忑忧喜交织,这里是绝望怨怼语。然而我想有所呼应。

◇湘夫人是我们的课文了。琦君聚聚写,女儿学了“目眇眇”,认为恰是母亲,读给母亲听。

◇大司命
“—结桂枝兮延伫,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
确实威严之余,很通情理,慈祥,满可爱。

◇少司命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贴切,美丽动心魄。
木心聚聚:要拉硬弓……《山鬼》《少司命》是硬弓。我读来,不懂。后来语文课上,看见曹文轩聚聚的话,大意:学养积累是弓,创作是箭。内部语言,内部语言

◇东君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Apollo!何其壮美。我的鉴赏辞典上,与雪莱《太阳神之歌》比较。雪莱的阿波罗,其光辉更亲和,具人气。东君似略形上。

◇山鬼
想post全文。清北班里夜读,夜色渐稠,心里冒出:余处幽篁兮不见天…
《山鬼》这首歌 我也嗑嗑嗑嗑

◇国殇也是课文。悲剧精神,坦荡荡。

◇礼魂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我的辞典说,希望和失望、哀婉心和壮心,都留传下去。

***九章

◇惜诵
“思君其莫我忠兮,忽忘身之贱贫。
事君而不贰兮,迷不知宠之门。”
作为忠而见疑者,理当诉愤懑。此时连愤懑都忘却,“忘”“迷”何其诚挚,而直言“贱贫”“宠”,又多坦然。
释阶登天——类似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鲧在楚辞中,多被赞颂,以其婞直亡身。起先就想,鲧的事迹,很像中式的普罗米修斯;果有叛逆者赞美之。

◇涉江
“登昆仑兮食玉英,
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我的辞典说,(大意是)伟大的个性最昭著的闪光。后文我们课上读过,溷流、深林、雪霰,弥漫现实的寒意苦味。
“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
这是周公的常用例句,用以说明“用”“以”可互指。我们师长的信手拈来,亦如冰山在海面移动。

◇抽思
“望三五以为像兮,指彭咸以为仪。
夫何极而不至兮,故远闻而难亏。”
忆旧时期许怀王,期许自己。后两句满是意气,满是理想,满是盛情,如星初上。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岁。
惟郢路之辽远兮,魂一夕而九逝。”
这个两重、三组对比 他调遣手法有神 太宛转深情了吧

◇怀沙 我相信或已近绝命书,短句,沉郁冷峻,大不类其余篇。
诗中的孟夏滔滔,正是此时。

◇思美人
“登高吾不说兮,入下吾不能。”
记得有作者,与庄子“乌乎往而不可”对照。
剖白境遇,有命运感。

◇惜往日
有一组比喻,论法治,精当。(是的,对顷襄王说的话和对他的父亲是不一样的(划

◇橘颂
郭老的历史剧里,把橘颂送给了做学生的宋玉聚聚。——以对青年的寄语视之,不实,可是弥足感人。

◇悲回风
我刚看了——也许正写在在怀沙之前——极悲恸, 较其余篇,有很多新情绪新手法,其情盖又玄渊一层。

“纠思心以为纕兮,编愁苦以为膺。”是第一次见到化虚为实!言愁,不类李后主或易安词句,是横塞自噬的。

“孤孑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这个告白啊

连着四句写波涛动荡,他也随之漂浮晕眩;又四句写海水炽烫为云气,云气遭寒为雨雪,四境或四时升沉茫茫,我要哭le

***招魂

◇“东方……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这是“美楚国,恶四方”数段中的一段,可以举其一隅。想象力诚然是沛然,我觉得最可爱是“彼皆习之,魂往必释”,写幻境,就有幻境自己的逻辑,奇妙地入情入理。前面说过认真精细如安徒生作童话,此一例。

◇后文,写国都宫室之美,冀王归。写妃嫔、兵士、宗族宴饮……尤其是写到妃嫔之美、宴饮之酣,是与他采取的现实政治态度迥异的一种关怀。
心存无数种生活,何其宽广;对死者,何其宽容。

◇诗首与乱辞呼应,出彩。诗首类《离骚》,写诗人的高贵;后文陡转至巫阳受天帝命招魂,撇开诗人不表。乱辞,又由宴饮的华美热烈,渐隐于渺茫,始写诗人顿踣南行。对比跌宕,而且纯以虚实结合成篇。悬念亦有现代感。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结尾数句,很著名了。哀丽,寒光流转,泽被后世文辞。
我的辞典,译末句为“江南故国堪哀怜”。可解为怀人伤国的统一,我想或者也是较宏大的一例“对写”。

***
🔔下文不知道有没有楚平 但是至少有楚平这个词。
  我和璇哥谈天,聊过“楚平是不是real”。(以前还见过这个话题的考证和论文,emm)
她指出,如果real,则香草美人这一艺术手法和传统,就不成其为艺术。我想,言灵脩美人、众女见嫉,皆在比喻象征体系内,据此判断,恐不得其实。还是《招魂》,极写妃嫔秀丽可爱,是不排他的。
  况且,real或许不大能成立,或许还有人格的不对等。诗人毕竟是诗人,看《文学回忆录》,“成为诗人,已在最好的党派”“艺术家是零散的耶稣”许许多多盛赞😛   不过,这个理由不充分。
  何苦充分,楚平滤镜我是有的(划掉
  我想诗人深爱怀王,是毋庸置疑的。我读《招魂》:如果这都不算爱!
  香草美人,除了比喻象征外,还存在一种“不同情感之间的通感”。后世诗人群起而用,说明了这种通感是实用的、合乎人情的。未见此方面论述,见过相关文章的朋友请指点或者指路 感谢

  危险发言——记得王开岭先生写叶芝和茅特·冈:(大意)“她永远存在于他为她搭建的诗歌建筑中,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永远在一起了。”

***
  也有一些端正感想。
  楚辞还有大半没读,我一度非常精神上楚国人民,历史年表上看见“xx年秦败楚”,即不快乐。最近得瞥一眼秦几代君相故事,大概秦史也有其迷人处。
  后来,想,时间上、空间上遨游周流,历任多个古国、多个朝代的精神苗裔,这经历融合起来,才成其为中国人。如此看来,旅途曼曼,以此自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