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赭

那么我也要为我的玫瑰尽责!

塔与绳梯

*照例整理一下最近(很不快乐的)习作——



丨烟尘练习曲


1

我购买:铅笔芯,墨水笔芯。

装订成册的更多的纸。

店主操纵打印机,向两位女士

派发三年级二班和三班

不同的表格。

我的眼睛现在高过她们的发髻。


我的铅芯和墨水以及纸

顺着铁轨,源源供应。

雨后——这时,最后的雨精

麇集在餐厅门口的纸灯笼里——

我借助走廊出行。

雨不曾打湿任何纸。

我的平底鞋轻盈,

我的时间发出温顺的骡鸣。


信奉强力的孩子,在廊下

为报信和进攻而尖叫。

滑板车轮,四只豹子

飞驰:生下了火星,和火星


好似女神挥动藤鞭

在游戏的晕眩中生下了人。

因为雨后...

2020-05-13

Q:圈内袁隆平?劳动节来表白老福特上的高产太太~

马老师(迷妹星星眼)(语言能力脱落)

好长情,好英雄

2020-05-01

四月雨窖

*最近的一点诗和随笔,干草,无心整理了,撮吧撮吧投放一下。


丨中露


水的仙人,我正背向河流而行。

我正离开我的语言,我

童年游戏时安置花儿的睡床,我

八十八岁时需要的处子之床,

婴儿之床。

水的仙人,你和我的语言,不会挽留。

你们不会一跃而起。

因为尽到职责而解离职责,

因为深睡而活跃,你们

因为冷酷而含情。你们

深知我正背对河流而行——

和一切反复无常的儿童一起。

春游将诱去我们的一生。


水的仙人,我的诉说落向脚背。

我的姓名交给了河流,同时

河流拥有我的后背。

观看着我的后背上的面孔

捶打它波纹粼粼的、影子的表情。

水的仙人,第一,当...

2020-04-16

Happily Ever After

* 一个突发奇想短打,3k左右,存档一下。

  拇指姑娘那一篇的后话一种。“不过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就不打tag了!


   掌管简册的女人将更多的废纸填进火炉中,以便我们就着更高大的焰火,看清树皮上那些红蛇似的纵向纹路。她掸掸衣摆,站了起来;站起来时,举高手臂,勉强可以拍打到那一排画像的底边。那些人像被树脂覆盖着,颜色金黄,好像已经远离。以下就是她对着画像讲述的往事。


  我们的国王有一双弯眼睛,犹如倒置的月亮;他的发尾和胡须——在变白之前——曾围绕着他的面孔燃烧。他...

2020-04-07
1 / 21

© 艾赭 | Powered by LOFTER